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WP Copy Data Protect" effect. However, it seems JavaScript is either disabled or not supported by your browser. To see full result of "WP Copy Data Protector", enable JavaScript by changing your browser options, then try again.
<meta name="keywords"  content="副业,兼职,网赚,创业,副业刚需,睡后收入,管道收入,财神见习社,兼职干货,副业分享" /> <meta name="description"  content="分享副业兼职干货,小白落地易执行"/>

错失阿里巴巴的香港损失了什么?

香港。2010年10月8日

12月15日,港交所发布《有关建议设立创新板的框架咨询文件》的市场咨询总结,宣布改革上市规则,在一定条件下允许同股不同权和不盈利企业上市。

“在遵循程序公义、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前提下,市场各方达成了共识,真的‘做出了最适合香港、最有利于香港的决定,而不是最安全最容易的决定’!”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如是评价此次上市制度改革。不少人认为,这一改革为小米、蚂蚁金服等新经济企业在港上市扫清了障碍。

不过,这个消息让人们第一时间想到阿里巴巴,4年前,由于未能满足香港《上市规则》所设定的条件,阿里巴巴的千亿美元IPO被迫放弃香港,改道美国。想想看,拒绝就在嘴边的千亿美元规模的IPO,让港交所和香港监管当局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尤其是阿里巴巴的市值如今已经超过4000亿美元,每一次市值的增加,似乎都在打香港监管当局的脸。

有中资券商甚至认为,香港未能留住阿里巴巴是“香港证券业的耻辱”,代表香港股票市场的死亡。

2013年,在阿里巴巴和港交所的谈判破裂后,李小加曾撰文分析过阿里巴巴所带来的各种矛盾和冲突。他用十个不同身份的人物,代表十种不同的立场,而他们争论的焦点,就是该不该为多层股权制开绿灯。比如“传统先生”认为,香港不曾为任何公司妄开先例,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创新先生”认为,多层股权制的好处显而易见,香港却墨守成规;“务实女士”认为,错过了中国下一轮上市大浪潮,香港就会输掉;“道德先生”表示,不能为了赢得一两家大型公司,就出卖香港精神;“未来小姐”认为,为了香港的未来,给新经济公司的创始人一些特权没什么不可以;“程序先生”认为,不能为了迎合新来者而朝令夕改,如果要修订规则,就必须走公众咨询的程序,确保所作的改变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随即发表了一篇文章,阐述阿里巴巴为什么推出合伙人制度。在文章中,蔡崇信否认了阿里巴巴和港交所的争议在多层股权制,他说:“有传言说,阿里巴巴的提案威胁到了香港监管机构所倡导的‘一股一票’原则。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从未提议过采用双重股权结构(Dual Class)的方案。”

不被港交所接受的,实际是阿里巴巴推出的“合伙人制”,也就是阿里巴巴要赋予合伙人以超越董事会的权力,半数以上的董事必须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阿里巴巴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公司的文化传承。而且,合伙人制和多层股权制不同,在多层股权制之下,创始人如果卖掉了公司的股票,投票权就相应减少,而阿里巴巴合伙人的地位,不受持股多少的影响。

马云也在致阿里巴巴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说:“合伙人,作为公司的运营者,业务的建设者,文化的传承者,同时又是股东,最有可能坚持公司的使命和长期利益,为客户,员工和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不过,之前马云曾经反复强调过阿里巴巴“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价值观,市场上对于阿里巴巴是否有保护股东利益的诚意,是有所怀疑的。而且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退市的过程,让不少投资者很受伤,伤口仍未愈合,还在滴血。

“我们不在乎在哪里上市,但我们在乎我们上市的地方,必须支持这种开放,创新,承担责任和推崇长期发展的文化。”马云说。但我没想明白的是,既然不在乎在哪里上市,为什么不直接去美国,而要试图攻克香港呢?当时有分析说,美国股市对信息披露的要求非常严格,不太有利于把数据当作国家机密的阿里巴巴。此外,美国人的集体诉讼习惯也会让人望而却步。

一年后,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顺手创造了一个史上最大IPO的记录,融资218亿美元,IPO当天公司市值达到2314亿美元,一举超过Facebook和Amazon,成为仅次于Google的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所以很多人说,香港错过了阿里巴巴,错过的不只是一个互联网巨头,还错过了巨头带来的一系列互联网红利,以及差不多整个互联网时代。

当然,香港有腾讯,孤独高冷的腾讯,独享香港投资者对新经济的所有期许。而且腾讯的存在似乎在证明,即使没有多层股权结构,即使没有合伙人制度,互联网公司也可以有很好的发展。不过港交所仍然在拒绝了阿里之后,开始推进对多层股权制的公众咨询和讨论。

中国人喜欢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过这里所说的中国人应该不包括在香港的中国人,香港人还是更喜欢说,香港是个法治社会。照规矩来是保持香港竞争力的关键,即便要改变规矩,也要依照规矩和流程去改变。

改变同股同权的规矩,用了整整三年。正像李小加那篇文章所分析的,不同的人对同一事件的看法千差万别。反对声音比预想的大得多,李嘉诚就明确表示反对同股不同权,认为“一股一票”是企业管制的重要环节。2015年6月,香港证监会发表声明称,其董事局一致决定,不支持以不同投票权架构在港交所作主要上市的建议草案。

有媒体称,港交所的坚持是不合时宜的,它让香港面临被边缘化的命运。我不太清楚怎样才能合时宜,不被边缘化,难道非得是今天决定执行“熔断机制”,4天后宣布暂停才更合时宜?还是前脚要亮出天际线,拆掉楼上的牌匾,后脚就宣布,还没拆的牌匾暂停拆除才不会被边缘化?

当然要感谢阿里巴巴客观上对多层股权制的推动,让后来者可以不必再远赴美国,从而坐享其成,但非要说错失阿里让香港损失了什么,我觉得还不如说错失阿里让香港没有错失程序公义。你看到的是一个互联网巨头,香港看到的是接纳更多巨头的制度。

本文来自公众号:keso怎么看
如有问题,请联系邮箱:980456099@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